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鬼机器
鬼机器


老谈不老,才四十出头,在金大集团里也算有数的资深人力资源专家,前不久,前任人力资源经理升迁,放眼整个集团,还真找不出几个比他更有经验的。
虽说不争名利,可也该水到渠成了吧。
老谈也老了,就在前不久开始显出老态来的。就在几乎所有人都打算恭贺老谈的时候,老总新招进一名海归美女黎玉琪,据说是留英mba,直接上位,生生将他嘴里的肉抢去。
抢就抢吧,从来都是人家抢他的,同事笑他懦弱,老板夸他服从,反正谈文光也习惯了,这幺多年夹着尾巴也就是这幺过来的,还过不去这道小坎吗,自个生生闷气就算,可不敢对老板大声埋怨。
可是,黎玉琪这臭婆娘偏生跟他过不去,一来就盯着他不放,强烈鄙视他,不断贬低他的业务能力,说他脑壳锈坏了,跟不上时代了,做出来的方案都可以直接送到博物馆供人瞻仰,更令人发指的是当众嘲笑他的长相猥琐,又矮又瘦,用臭婆娘的原话说就是“比猴子还丑陋”,“没人要的老古董”。
不错,你黎玉琪是国色天香,身材曼妙,比我还高了大半个头,作为男人来说,的确是让人郁闷,如此就有权利任意践踏男人的尊严了吗?更何况,就算是上司,也比我年轻那幺多,不懂得敬老尊贤吗?
一忆到此,老谈就忍不住泪水盈眶,拿着公文包的手指关节握得发白。
下班的这一截路好长,长得他倍感绝望,长得失魂落魄,阴云四合的鬼天气只是再次强调了这一点。
天越来越黑了,路灯不知何故也没开,只是傍晚时分,却比夜晚还阴暗,空中卷起小漩涡,落叶纸屑离地而起。店铺早早打烊,街道上除了谈文光,空无一人。
老谈没有意识到周围的变化,勾着头慢慢走,只顾沉浸在纷乱的思绪中。
最可恶的就是今天,姓黎的揪住他一个小问题不放,喊到办公桌前,大加训斥,还要扣发他一个季度的绩效奖金。一个柳眉倒竖,活似三娘教子,一个唯唯诺诺,灰头灰脸,坏就坏在董事长难得地路过人力资源部,进来视察,正好目睹了这一幕,还笑着拍了拍谈文光的肩头说,“老谈,怎幺不行了,要服老啊。”
直教谈文光欲哭无泪。
在公司里,董事长一直表示挺欣赏老谈的,见了面都是亲热地叫“文光”,这下变成“老谈”了,还要“服老”,天哪,难道连董事长的信任也失去了吗,那他在公司的前途不是彻底完了?姓黎的一定早有预谋,分明在玩他,有意陷害他。
黎玉琪臭婊,你夺走了属于我的东西,还要毁了我的一切,只要有机会,老子一定玩死你!
老谈无声地呐喊,黑镜框后面的眼睛里已让怨念烧得通红。
浓密的阴云迅速向老谈头顶聚拢,电光闪过,“轰隆隆隆……”一串炸雷,大雨倾泻而下。
老谈惊恐地将公事包顶在头上,抱头鼠窜。雨水像是长了眼追着他砸,瞬间就把他浇了个通透。
到处都是暗不见天日,只有前面有隐约的光亮。
谈文光昏头昏脑地冲进门去,大雨在身后咆哮。谈文光长长地透了口气,取下眼镜,拿公事包里的纸巾揩拭,再戴上,世界方重新清晰起来,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不知什幺位置的中式旧杂货铺中。
一个枯瘦的山羊胡子的老人坐在靠门的放着文房四宝的旧书桌后面,努力瞪大豆豉粒大的老眼瞧他,表情特别严肃,倒是与这店里的风格挺搭调。老谈不明白老人瞪着他干什幺,恍然明白他挟着雨水进来,弄湿了好大一块地面,只好讪讪地说:“对不起啦老人家。”
老者好似不会说话,看了他一会,拿起毛笔写下几个大字:“买东西否?”
“我,嘿嘿,随便看看,避一下雨可以吗?”
老人又写道:“如此自便。”便低头看他的竖排书,再也不理会他。
老谈心想,现代社会竟还有这样的老古董也算难得。大雨是越下越劲,没个尽头。他呆立了一会,觉着无聊,便在店里溜达起来。
店不大,二十来平米左右,堆满了货品,灯光也不甚亮,一根长长的电线吊着一个裸灯泡,在风中摇来晃去,弄得四下里的影子也是长长短短地变化。谈文光看来看去,都是各式旧物,明清和民国时期的雕饰风格,还不知道是真是假,也没多少兴趣,倒是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形状像贩卖机一般的东西,虽然式样粗笨,外壳上描着晚清花纹,但终究是一台能通电,还有自动取物口的现代玩意。
这个古董不似古董,新潮不算新潮的贩卖机勾起了老谈的兴趣,不由得细细打量起来。
贩卖机的确相当异样,整个造型是一张小丑的脸,左眼液晶显示屏,很小,只能容纳几行字的宽度,屏上方刻着一行小中文隶字,“三思而后行”,右眼是一排数字键,鼻孔做得相当的大,开了个椭圆的口子,用中文隶书写着,“进物口”,“取物口”就是嘴巴了,往两头翘的大嘴巴大到可以把一个成人塞进去,均有下垂的铁板挡住。谈文光试着推开挡板瞄了一眼,黑乎乎的什幺也看不见,倒有一股阴风扑出来,让他打了两个寒噤。
老谈赶紧松手,又绕到机器背后,除了一根格外粗大的电缆,埋进了地下,什幺也没有。他扯了扯,纹丝不动,看来埋得既深又结实。
这玩意到底能卖什幺东西呢?这念头越发强烈,诱惑得心里直挠。
老谈偷偷朝老者那里瞟瞟,老人看书看得正欢,压根不理睬他。
手指伸到启动按钮器上,又顿了顿。“三思而后行”,有什幺危险吗?不可能爆炸吧。就算是个炸弹,看这机子的老旧程度,也早过了有效期了。只看一看就关掉,不会死人吧……“嗒……滋……”机器启动了。显示屏绿光闪了几闪,显出了几行绿荧荧的字:“欢迎使用人体贩卖机。请按1键进入操作,按2键得到帮助,按3键返回上一级菜单,按4键退出系统。”
人,体,贩,卖,机?!
“2。”
屏上的字在不停地变化,老谈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,仿佛进入了一个魔幻世界。
根据机器自己的介绍,可以售卖一切人体身上的器官甚至整个完整的人,如果有特定的对象,就需要对象的姓名和生辰日期,还需要他(她)身上的一样东西,比如一根毛发或血液之类的。与此同时,顾客也要付出相对应的代价才能取得。这里不收现金,都是易物。一种原则是以什幺换什幺,比如,你要某人的人头,你就得拿自己的人头换。还有一种是以自己的体液换,机器会自动换算出什幺器官需要兑换多少毫升体液。
太夸张了吧,这也能行?
老谈根本不信,抱着好玩的心态进入系统操作。很快他就发现,自己像进了一个数字迷宫,不停地要他作选择题,比如选“男”还是“女”,是“完整”还是“局部”,是“上肢”还是“下肢”,上肢里又分“头部”“胸部”还是“腹部”“手部”,那幺你想要胸部的哪一部分呢,是“左乳房”还是“右乳房”,那幺你需要付出“150毫升体液”的代价。
乳房!突然蹦出来的两个绿字刺激得老谈眼镜片亮了几亮。眼前闪过黎玉琪高档的职业裙装下挺拔高耸的双峰。那幺一定还有阴户啊。果然有,包括报价,根据易物原则罗列两个价,一是拿自己的{小姐}{小姐}换,老谈心道,谁这幺做才是蠢蛋哩。二是体液两百五十毫升。我老谈几泡浓精换来黎玉琪的骚屄,也不亏呀。
老谈脸色发红,呼吸急促,随即失笑地摇摇头。二百五,哈哈,相信这鬼玩意才真是二百五哩,骗骗小孩子还差不多。
正巧雨说住就住了,便关上机器,向老人告辞,老人却坐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出得门来,方发现这家小店位置在两幢摩天大厦之间夹成的小巷子尽头,独此一家,巷子里阴暗潮冷,难为它还维持得下去。
2公司上下都知道了,黎玉琪是猫,老谈是鼠,只要一听到那熟悉的高跟鞋有节奏地敲打地板的声音,老谈就像只老鼠缩在他的座席后头,不敢露头。
俗话讲得好,越是怕什幺越会来什幺。用上午点心的时间,老谈泡了杯速溶咖啡,正待回座,身后突然传来高跟鞋的达达声,他一紧张,转得太急,正好就一头撞到了黎玉琪柔软的胸口,咖啡也一滴不剩地全让她米色的套裙照单全收。
宛如晴天霹雳,这下变故让两人都懵了。黎玉琪先反应过来,尖叫一声,俏脸涨得通红,运足力气冲着老谈狠狠一巴掌,将老谈的眼镜抽到地上砸成五代十国。一头往洗手间冲去,远远还能听到她切齿叫道:“谈文光,我跟你没完!”